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}普和大信用平台

普和大信用平台

2020-09-28 22:57:33阅读数:94

普和大信用平台_来北京的第三个星期,室友村长给我介绍了一个做人 物的记者认识。

人物报道往往缺资源。一直苦于约不到采访对象,那段时间比较焦虑。所以电话里我犹如志玲姐姐附体,极其温柔地一口一个前辈。那股矫情劲儿,每每打完电话后老娘都觉得 自己真特么是个小骚货。我草,估计是个人都要招架不住。

陈公子兴高采烈地加上我微信,还以为村长给他介绍女盆友,各种不着调地献殷勤。我也照单全收。

约陈公子的那个下午,我乘地铁经过三元桥,地铁播报的瞬间我确实有在心底产生了‘要不要下去转一转’的恻隐之心。这是我回北京后第一次路过三元桥。心里还是隐约阵了一下。突然想 起了一些事情。如果忘记它们就等于我忘记了自己一段奇迹的时光。

返回公司的途中,我被三元桥这个地名弄得有些心烦意乱。我胡乱地拨了陈公子电话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这货住址,与我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天通苑北。

我去双井得两小时了。折中吧,三元桥见。莫名其妙地,陈公子竟然脱口而出选了个三元桥见。

三元桥??三元桥。。我草。各种草泥马在姐心底奔 腾而过。大概那天是真的躲不过。

那天突然下起了雨,陈公子还是如期赶来赴约。之前看过他微信头像,是我预料中的典型文艺男青年模样。

大老远把陈公子叫出来陪我,还给我提供工作资源。我也乐于请他吃饭。

结果这货提前抢了单 ,说了句很真诚的话。

你刚来北京,不容易。开销又很大。我来。

顶着各种压力 义无反顾 地回到 北京,这个阶段还是蛮痛苦的。更多时候只能用素黑的话来fresh自己,倾注你所有的爱,专注的做一件事情,至少在我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这 样,这就是修行。或许到现在为止,你心头的种种所爱,你努力了,不见得会赢,还有可能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。可那又怎样呢。

我想这是每个北漂的必经之路。我与陈公子这样的怀揣作家理想的人,帝都多了去。村长都曾抱怨我怎么跟陈公子刚认识就人来熟,她不理解,读书之人 往往自然熟络起来,总觉得多了份惺惺相惜。并非 矫情,任何现世问题都是可以独当一面。唯独文化这件事,太过凄苦。读字甚苦,写字甚苦,这两件事一直是生命之初最苦的差事。多少人躲得远远的。

我必须得抽根烟。一天没抽。

给我根吧。

你也抽?对于我抽烟的事,陈公子即诧异又意料之中。估计他在心里没少感慨,草泥马,那个温油的妹子哪去了??

深夜的北京城,安静了下来。不时有风吹过,感觉回到了七年前的北京。不夜城。

之后的一个月里,我们各自忙碌,也时常网络上微信里扯淡。没少调戏彼此。

再见面,已经是八月底。又是一场大雨。一场雨后的北京简直像走进了化粪池。刺鼻的恶臭翻江倒海。

莫名其妙地,我们在同一天想起了对方。

我说我发工资了,请你吃饭吧。挑个文艺点的地方,方便抽烟。

陈公子一改往日嬉 皮笑脸,那一刻我相信他是有认真的说。重要的不是地方,是人,还有饭。想我了么,有没有。

说实话,我确实想陈公子了,作为同一属性文艺青年的想念。偌大的北京城,我想他能理解我,我坦诚地对他说:刚刚老娘突然想起这个庞大充满秩序的世界突然悲从中来,各种虚无无力感,然后就想见见你拉。可以吧。

擦,那去吃贵点的吧,你这么说,哈哈。我可不是文艺青年。陈公子立马三百六十度变脸。

不是文青吗?

我其实本来也想问你,想找你的。想见你

超级标准的好不。我可都是伪的

你是伪文艺青年,我不是伪的,但也不是文艺青年。我是比文艺青年更高级的,我他妈是正宗的 文学青年,文学青年,懂不

哦了,牛叉,膜拜。是真心欣赏。

我他妈也在核心期刊发表过正规文学作品的人,很早  的时候。

啥核心期刊?

阎连科老让我写小说,他们很多老牌作家都鼓励我。不告诉你,等我以后真正能吹牛逼了,再给你说。山东的尤凤伟,老让我把小说发给他看,我不发。还有李陀,你可以百度,也想看我写的小说。我大学时候差点跟郭敬明混,最小说早期的时候, 我投了个奇幻小说 。等我真正一鸣惊人的时候,我再告诉你吧,不吹牛逼

都 朋友,说说无妨。真的没必要隐藏,知道你没吹牛逼。

都老早的事,我后来堕落了,做新闻太浮躁了,哎。后来写不出来了。我现在的文学水平和10年前没一点进步,写作功夫和10年前一样。太他妈伤心了。要是继续发展的话,又不是现在这个熊样了。

咱不说这个了吧。越说越感慨伤感。

后来我才知道,陈公子读完研后从悠闲成都跑来北京,一个人漂了三年,坚持读书写字。从来不混圈 ,也没朋友。去年干脆远离市区,一个人住在偏远的北五环。用他的话说,郊外地大宽敞不压抑,也不用社交。有烧烤,啤酒,昏暗的夜灯,闷骚的农民工。霓虹灯的KTV,妖娆的雏妓。

我读过陈公子的文章,尚若他懂得混点媒体名流 圈,应该是可以混到全国 小有名气。或许我的这番想法本身就污辱了陈公子。我也是后面频繁接触,通过判断陈公子是个有所坚守的人,不是只顾眼前写作。我虽然一直想做个好作家,但总觉得出书与名气是必须经过的历程。可每次想起陈公子,我为自己这种阶段性的想法又有点自愧不如。

或许这种索居离群能够成就陈公子,我也希望孤独不要吞噬他。如此有才华之人。我的某种担心对他,也是对我。是一种对生命的担忧。

还好,陈公子还是贪恋世俗的。毫不避讳地感慨,我有时候也想女人了。如果现在给我个美女,我能一晚上干六次。

为了安慰他。那次见面,老娘饿着肚子陪着这傻×从下午到晚上,一直拍路上遇见的花花草草。

再后来,陈公子 一直忙着全国各地奔波做报道。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、三轮车、马车

那晚被我叫出来 ,陈公子跟我大吐苦水,最近出差疲惫。看着他一脸狼狈相,实在忍不住笑场。尼玛总算把大话西游里的那句台词派上用场了。我笑着说,哥们,尼玛现在真像条狗。

说起那晚也挺逗,我是真不知道陈公子前女友就在他身边,一直电话聊骚他出来喝酒。风尘仆仆赶来后,劈头盖脸第一句就是,真是我前女友,老子本来要开房的。

完了完了,我的第一反应是能把前女友抛下陪另一个姑娘, 陈公子不会真爱上姐了吧。

为此,我没少警告陈公子,老娘是有喜欢的人。别打姐主意。

当然,也没少挨过陈公子的骂。尼玛。难怪这么久 才想起找我。

关于陈公子还是有蛮多好玩的事情。

微博认证,童话诗人。一想起这哥们大叔相,重口味无下限。差点没把老娘笑死。

某次我让陈公子给我鉴定下我的诗。正准备读,陈公子立马打断我,你那不是读诗的腔调。我才是。

我不乐了,丢给陈公子。我草。你读读试试。

结果,老娘楞是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陈公子开口。

缓缓地,陈公子说,我不好意思读。我总觉得诗是在心里的。

我草,你耍我呢。你丫是不是装的童话诗人啊。说吧,我们聊聊诗人?博尔赫斯?里尔克?聂鲁达?那聊聊中国现在比较火的,林白?王海桑?

好一会儿,陈 公子抚摸着胸口,缓缓地说。老子的诗在心里。

虽然我嘴上没少骂他矫情,那一刻陈公子脸上的表情还真特么跟诗歌较真了。

来源:本文来源于 开心网 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和链接!